以必成之心 创未有之业

创投圈“疯狂”时刻:1个投资名额,17家机构排队争抢

投中网 马慕杰 ·

2020-09-21 14:47:34

次阅读

很多时候,有所选择也是痛苦的。

文章转自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马慕杰

很多时候,有所选择也是痛苦的。这一次,张亚明深切体会到了纠结的滋味。

2020年5月,张亚明公司启动了一轮新融资。令他意外的是,抛来橄榄枝的投资机构络绎不绝,各家都亮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企图参与这轮融资。

“有的基金强调自己的品牌名声,有的突出老牌基金的价值投资优势及资源赋能能力,还有的拿出了更高的估值……”张亚明感慨称,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项目也能如此抢手。

在这20多家主动示好的投资机构中,其中一家机构项目负责人的做法着实让张亚明感动。尽管相比其他大基金而言,这家机构既没有很高的溢价,也没有响当当的名气。

“先不说敬业精神,他(机构项目负责人)的孝子之心我很敬畏。”张亚明说,这位项目负责人在回家照顾病重家人的同时仍在密切跟踪公司的融资进展,几乎每天都会与其通电话。

这样的“诚意”,张亚明实在难以拒绝。

作为一家医疗赛道的公司创始人,张亚明从未像现在这样深刻感受过“受宠若惊”。创业两年来,如此热闹的情景,张亚明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很大程度上,离不开行业红利这个真实且客观的主要因素支撑。事实上,2020年,不仅是医疗赛道的IPO大年,更是行业融资大爆发的一年。

“医疗产业在未来十年会发生巨大的变化,2020年正是这个大变化的开端。”北极光创投执行董事宋高广对投中网称。

“抢”到就是赚到
医疗产业变革序幕正式拉起

在2020年的医疗创投圈,哄抢项目的现象并不罕见。

据宋高广透露,他手里的几个医疗项目基本都得到了众多机构的青睐与抢押,有许多基金合伙人都纷纷与其联系,试图拿到为数不多的开放份额。

“我们有一个项目新一轮的机构名额只有1-2家,但目前排队的机构就达到了17家。”宋高广表示。

可见当前,医疗项目的火爆程度简直超乎想象。

不过,以宋高广本身感受医疗赛道的融资市场,他认为这种火热的形势其实有所分化与集中。换句话说,整个医疗健康领域垂直赛道众多,但资本似乎只追捧某些赛道与某个阶段。

“今年医疗领域最热闹的赛道集中在医疗器械端,尤其那些偏成长期的项目比较容易受到机构的哄抢。这是因为,一方面,不比那些医药企业的巨额资金缺口,医疗器械企业的融资额度有限;另一方面,相对晚期的医疗器械公司整体数量也并不多。”宋高广对投中网表示,生物医药赛道的“项目争夺战”大多集中在细分领域龙头身上。

知名机构的投资案例情况或许更为直观。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20年至今,经纬中国(下称“经纬”)对外披露的所有投资项目中,生物医疗领域的项目数量占比最多;同时期内,高瓴也同样重注医疗健康赛道。2020年1-8月,高瓴共出手了54个项目,其中医疗健康项目达18家,数量最多。

近几年,经纬的医疗投资趋势在往产品导向的公司靠拢。在医疗器械赛道,经纬投出过沛嘉医疗、科美诊断、星童医疗等;在创新药领域,经纬投出了Ansun、岸阔医药、华辉安健、益方生物等。

对于投资布局,经纬董事总经理喻志云表示,“经纬深耕医疗领域十二年,在数字医疗、器械诊断、医疗服务这些子领域有了较为完善的布局和丰富的经验,未来我们会继续保持我们在这些子领域的优势。三年前,我们看到了创新药在中国的巨大机会,开始追赶,现在已经投资了十余家创新药公司,很多都是前沿的first-in-class。”

而众多机构之所以将投资视线瞄向项目融资的后期阶段,与2020年医疗赛道二级市场的火爆息息相关。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医疗健康企业IPO的数量为49家,与2019年23家相比涨幅高达113%。并且,2020年医疗企业IPO投资者回报倍数最高高达67倍。

宋高广直言,伴随港交所上市制度的改革与科创板、创业板注册制红利释放,医疗健康领域的企业在资本市场迎来巨大的退出窗口,这直接带动了医疗行业一级市场的持续火热。为了快速退出,Pre-IPO阶段自然成为投资机构争相入局的好时机。

“尤其是今年医疗领域二级市场的异军突起,投资人逐渐意识到,选择在后期阶段入局不仅风险有所释放,也可以博得相对不错的投资回报。”

与此同时,宋高广认为,近两年,一些大型医疗VC转型PE的行业趋势以及医疗并购基金的大规模出现,也预示着未来国内整体医疗产业会发生巨变。

“在新的行业周期里,从行业整合角度,如今‘抢’到龙头企业就意味着未来有可能变得更大与更强。而这或许正是当前众多投资机构在医疗一级市场哄抢项目的原因之一。”宋高广称。

2020年医疗融资大爆炸:投资均值5年最高,巨头下场搅动行业生态

当机构以争先恐后之态扎堆涌进医疗赛道,随之入场的无疑还有巨量的资本。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20年至今,在医疗行业活跃布局的VC/PE数量近千家。其中,鼎晖投资、北极光创投、经纬中国、毅达资本、高瓴资本、启明创投、华盖资本、夏尔巴投资等知名机构均纷纷入局下注。

2020年前8个月,整个医疗行业的融资事件数量达440个,融资总金额达804.49亿元,单笔融资均值高达1.83亿元,为近五年同期最高。

数据来源:CVSource投中数据

而除了国内机构在医疗赛道争相抢滩布局外,黑石、凯雷等国际PE巨头也加入了这场“分羹盛宴”。

2020年7月9日,黑石宣布旗下BlackstoneLife Sciences V基金获得超额认购,基金规模达46亿美元,成为史上规模最大的生物医药基金。

两个月后,即2020年9月1日,凯雷宣布购入中国生物医药公司深圳信立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立泰”)5%的股份。

实际上,凯雷在中国市场出手的医疗企业不止信立泰一家。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在中国医疗市场,凯雷的投资标的包括微创医疗、第三方独立医学检验机构艾迪康等。

“医疗产业现在才刚刚开始,因为我们中国可能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内需,我们的社会保障网络里面最关键的一个部分就是医疗,这里有非常大的需求。”高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曾表示,中国市场存在一些有意思的机会。

在张磊看来,当前中国的生命科学正处于寒武纪阶段,即生命大爆发阶段,各种各样的物种全部出现。这背后的原因不仅有监管方面,还离不开市场经济的驱动。如今生物技术与生命科学的爆发正是源于天时地利与人和。

然而,当越来越多的重磅玩家开始杀入医疗赛道,在做强行业“蛋糕”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搅动了机构端的市场格局。

“市场上其实有很多小型医疗基金都对高瓴、黑石等这些机构在医疗赛道的投资动作有一定微词,认为他们打破了原有的市场规则。这本身无可厚非,因为小机构本身对项目估值相对比较敏感。”某医疗领域投资人赵海鹏对投中网透露。

那么,在医疗投资的战场上,面对这些私募巨头的“猛攻”,那些早期VC又该如何与之竞争?

在宋高广眼中,深耕早期投资,尤为考验团队的专业度和前瞻性。尤其对于早期项目来说,VC机构的相对优势与发力点在于投后赋能。“不同于PE巨头将主要资源倾注于大企业的策略,VC可以把每一个早期案子的投后做重。这或许是小型机构围猎早期项目的重要砝码之一。”

在泡沫里“淘金”
抓准“确定性”是关键前提

狂欢与繁荣之下往往暗藏泡沫。

当医疗赛道成为2020年资本市场聚光灯下的焦点那一刻,估值泡沫的风险就难以避免。

“目前有些医疗项目的估值甚至有些偏离理性,特别是那些15亿元以上的项目,很难说没有水分在里面。”赵海鹏对投中网直言。

一些头部机构的投资人也提到,医疗赛道出现了估值泡沫和项目争抢问题。比如一些估值很高的新药公司,最终还是有研发失败的风险,这样的因素并没有被充分地考虑。另一方面,与国外的可比公司相比,国内许多公司估值更高,但是面对的国内潜在市场却比国外小很多。

不过,喻志云认为,当前医疗行业正处于高速发展期,存在一定泡沫属正常现象。

“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是不可能没有泡沫的,就好像我们在快速过一条河的时候,不可能一点水花都没有,过去20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发展也有过泡沫。但从长期来看,毋庸置疑创新药会成为我们国民经济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医疗大赛道的整体市场也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未来它的潜力会像互联网一样,先追平中外的差距,再完成超越。”喻志云称。

华盖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许小林也曾提到,(医疗行业)里面有巨大的泡沫,这是一个短期的现象。

从投资的角度,某种程度上,估值泡沫符合市场规律。这是因为,适度的泡沫通常可促进行业创新。有观点还指出,泡沫里面有黄金,在资本市场上,要敢于“与泡沫共舞”。

可这并不容易。要知道,黄金的周围尽是“沙子”。这意味着,在泡沫中“淘金”的关键前提是,要认准哪个是“金子”,哪个是“沙子”。

宋高广告诉投中网,技术壁垒及团队能力是其投资医疗项目时的重要判断标准。那些与时代发展趋势相悖或已处竞争红海的医疗项目,基本不在北极光的考虑范围内。

而“不追风口”则是经纬中国投资医疗赛道的基本原则。尤其在生物医药这个高风险、高壁垒的行业,经纬的策略不是追热点,而是提前去发现未来的热点。

“无疑,创新药有其固有的风险。经纬会通过对技术进化的把握来驾驭风险。例如在基因治疗、细胞治疗这两大方向,很多第一代的公司的产品已经获批,那么我们去投第二代的产品,它的创新性是依然很强的,但是风险更加可控。”喻志云称。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亚明、赵海鹏为化名)



文章点评:

关键字: